Tuesday, April 30, 2002

memo (Seize the moment): [轉載] 大四說......


我不知道我個人有沒有這個權力代表工業四年級向學弟妹說話,尤其是具有
歉意的話.....類似---我僅代表xxx向xxx道歉....然後鞠個恭,之類的...

我們(大四)可以說幾乎沒有參與運動會,把系上的榮譽擺一邊,不少人賺到
了兩天的假期.....當然有些人是去考研究所,旦人數和你們今天下午看到的
大四人數差不多,那是多少?如同你們所見---很少。

別系的大四參加了不少單項比賽,工學院的不少系還是以報滿做收,他們很
努力,想幹掉歷年來僅次於醫工系的我們,這不是你們做了什們,讓他們這樣
群情激憤,而是他們知道誰是他們的假想敵,誰是他們的目標。

大三擔任幹部的時候,偶有全校系代表會議是我代表參加,在有爭議的議題
上,他們會把目光投注在我們紫色外套上,問問工業系的意見,因為知道哪個
系說話有份量......

這個頭目的位置要如何坐到呢?我們有個公開的默契---看運動會的表現。

今年我看到同屆別系"同學"的成長了,他們勢在必得。沒有藉口,因為他們
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要考研所﹔沒有藉口,因為他們知道就算跑得慢,只要參加
就可以為錦標分數加分﹔更不用藉口就知道,只有花時間練習才是爭取好成績
的不二法門...........

問問你的大四學長姐吧......他以什麼做藉口呢?如果他說"老了!"那畢業時
就別送花了,送他根柺杖還比較實用.......

有一天你也會升上大四,不要以我們為榜樣,這是錯的,大錯特錯!!

做一個令人尊敬系所,成為別人的目標,想要打敗的目標,付出加倍的努力,
比別人多做一點,這會累積你對自己的自信,在意志渙散的時候,他會支持你
撐到最後。就像幕之內一步或麥可喬丹一樣,超越自己....只要---多做一點!

我就要畢業了...今天在我的戰衣上寫上{工業魂}三個字,它陪我參加了四次
比賽,乾了又濕,濕了又乾.....雖然不怎麼漂亮,但我要把它高掛在天花板
上,告訴我兒子說---你老爸是個戰士,面對戰役我毫不退縮......




--
.... ::::: :: :: :: ::
,;' .;: () ..: `:::' :: :: :: ::
::. ..:,:;.,:;. . :: .::::. `:' :: .:' :: :: `:. ::
'''::, :: :: :: `:: :: ;: .:: : :: : : ::
,:'; ::; :: :: :: :: :: ::,::''. . :: `:. .:' ::

--



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