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October 3, 2002

memo (這樣也很好過): 尼采美文書之摘要筆記...


最幽默的作家使人發出幾乎覺察不到的微笑

日神精神是夢,使人們熱於短暫的人生歡樂,
而忽略了對於世界與人生真實面目的採究.

酒神精神是醉,
表現為世俗生活中人們在酣醉狀態下(綜)情渲洩
的那種悲劇性情緒.

美在那裡?
在我須以全意志意欲的地方;
在我願意愛和死,
使意象不只保持意象的地方.
愛和死,永遠一致.
求愛的意志,
這也就是甘願赴死.

寧靜的豐收.
天生的精神貴族是不太勤奮的;
他們的成果在寧靜的秋夜出現並
從樹上掉落,
無需焦急的渴望,催促,除舊布新
不間斷的創作願望是平庸的,
願示了虛榮,
嫉妒,功名欲。
倘若一個人是什麼,
他就根本不必去做什麼,
而仍然大有作為。
在"製作的"人之上,
還有一個更高的種族.
--
It's fun,it's free,it's open




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