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October 13, 2002

memo (這樣也很好過): 突然想通一件事了...


我這輩子是不用怕沒有女人了,
只是看我想選那一個的問題罷了...

不過先說好,
我不會讓女人傷心的離開,
也就是說,
我不會想亂搞的意思.

沒事想女人想到頭痛,
頭痛就不會想女人了啦...

才21歲想那麼多幹麼?
沒事不要看太難的書啊,同學,
不然心理會變得很複雜,
因為你會看到別人感覺不到的東西,
而你要忍受別人看不到的痛苦,
站在20樓的我,
有一種想當自由落體的感覺...

這是一種我行我素的樂趣.
滿特別的,這一切真是太巧了,
不過我想.

一切終究要,
有個選擇,有個答案.

呵呵,沒什麼可以讓我怕的了.
來吧,在這等你啦.

Walk on!

--
It's fun,it's free,it's open




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