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February 5, 2008

神童



【聯合報╱張放】

目前海峽兩岸的家長都有望子成龍、望女成鳳的心理。孩子剛滿五歲,便能背誦《唐詩三百首》,還可以用方言味兒的音腔講普通英語對話。家長恨不得子女都成為畫家、音樂家、化學家、翻譯家,將來送到英國劍橋大學攻讀碩士學位,再轉到美國哈佛大學攻讀博士學位,回了台灣,先任民意代表,再進部會擔任司長以上官職。這種神童的傳統觀念,是中國的文化特色,它已有一千餘年歷史。

從漢朝起,薦拔人才便有「童子郎」項目。蕭何草擬律法中,凡學童能認會寫九千字以上,便可以為吏。史書中確有「聖童」、「奇童」記載,十歲、八歲的毛孩子便穿上官服,沐猴而冠。如黃琬、張堪、杜安、任延年、黃香等。魏晉兩朝,也有不少「神童」進了國學,成為那時「大學少年組」成員,亦即培植候補官僚的搖籃。

唐朝科舉有童子科,凡十歲以下能通一部經書,還能誦讀《孝經》、《論語》十通者,就派任官職。

宋朝的童子科,年齡訂在十五歲以下。《避暑錄話》記述:宋神宗元豐年間,饒州的朱天錫以「神童」得官,引起民眾羨慕。於是,不管兒子資質如何,從五歲起逼他讀五經。聘請老師,預先講好價錢,讀通一本經書給多少錢?就如同目前各城市的補習班一樣。老師為了完成任務,拿到銀子,日夜逼迫孩子讀書。有的把孩子吊在樹梢,不放他們下來。這種教育方式,「神童」出人頭地者不見幾個,卻製造出不少精神分裂症和死鬼。而且家長也有了不少瘋子。

宋朝的童子試年紀放寬,但是要會作詩賦,「神童」做到宰相的不過數人,那位寫過「無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識燕歸來」的晏殊便是。但是為了參加童子試,害死多少孩子,無法統計。

筆者是反對「神童」的,揠苗助長,既無效果也無好處,它是亡國滅種的教育。我孫兒三足歲時,送進新店一家托兒園,試探讓他過團體生活。早上九時送進去,他站在校門開始啼哭,哭到下午放學,兒媳接他回來。竟然發燒39℃,兩隻眼哭得像小紅燈籠。送到醫院掛急診,我去看望他,他鼓著小眼抽噎著央求我:「我不……上學……」我同意,連忙哄他:「別哭,別哭,不去了。等你長大以後,再去幼稚園。」孫兒直到六歲,才進了幼稚園小班。最初,每天上學哭,下課笑。我暗自流淚。如今已會騎自行車上中學了。

「他的英文老是考不好,才六十多分。」星兒朝我發牢騷。

「我上初中,英文考二十分,還不是混了一輩子。」我反駁他說。

「為什麼別人家的孩子,是神童?」星兒感慨萬端,無可奈何地說。

神童,咱台北縣的人口最多,能出多少個神童?只要孩子不學壞,健康地成長,將來學得一技之長,能夠謀生就行了。即使英文考上一百分,變得狂妄自滿,貪贓枉法,那還不是社會的害蟲?讓人家背後跺腳罵娘,值得嗎?


【2008/02/03 聯合報】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