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February 9, 2008

情人,微不足道.

echo_narcissus_s

 

過年閒來無事,

買本雜誌讀讀,

商周有一篇文章介紹台灣女作家Wenin造訪法國'女作家Duras的故居.

讀到一段有趣的話,


 

"情人,微不足道.

愛情是永存的,那怕沒有情人,

重要的是,要有這種對愛情的癖好." -- Duras

 

原來創作的能量可以大於情人.

對愛情的癖好也可以搷補那空虛的座位.

只是,

創作是需要對自己更多的認識和坦誠.

這是一種對話?

還是說創作者愛上了自己的回音?

----

這段則是Wenin的文字.

 

"情人也是一種典範,一種姿態,一種凝視,一種觀望,一種見證.
寫作者的情人是和寫作同時存在的,可以切割的寫作者都不夠完整.
情人必須不破壞寫作者的完整性,情人才能夠被存在與被看見,
一旦情人破壞了寫作者在寫作狀態的純粹,那就會被逼宮退位了." --鍾文音

 

Links:


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