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April 22, 2009

自信有兩種: 紅糖/白糖

在咖啡店隨手記下的notes.
居然被妹妹笑我以後會忘記當初寫下來的意思.
是啊,
我的筆記一向都很難懂.
只是寫下去的時候很有FU,
與其說要記下重要的東西,
倒不如說是要為當下的感覺做個MARK,
以後再看到便會想到當時的情境.
不過跟以前的筆記比起來,
現在做的筆記已經算容易懂的.
所以自信和紅糖/白糖有什麼關連呢?
倒不如說人的想法有好多種好了,
至少她不會在頭上標明,
我就是這樣呀.要不然你咬我啊?
諸如此類的.
要是人心有這麼容易懂就好了.
但與其這樣說,
倒不如說我花在了解別人想法和感受的時間都不夠,
還不夠懂身邊人說話的意思,
只是一直想講自己的話而已.

No comments: